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
語系選擇 
語系選擇
軍訓室選單
:::
首頁 > 軍訓及生活輔導室 > 民主法治教育 > 相關辦法
相關辦法

相關辦法

  • 提供他人電腦軟體序號以安裝該電腦軟體法律效果之說明(一)(二)
  • 利用BT、Emule等P2P(點對點)傳輸軟體下載及上傳他人著作法律效果之說明(一)(二)
  • 網友使用部落格(Blog)之著作權問題(一)(二)
  • 網際網路服務業者就其客戶侵害著作權之行為是否負擔法律責任之分析(一)(二)
  • 網路著作權你我他(一)(二)
  • 校園影印教科書問題之說明(一)(二)
  • 網路拍賣影音等光碟法律效果之說明(一)(二)

消費者須知

人權的定義

  人權,人被賦予的基本權利和自由,常說到的權利和自由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平等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等,以及工作權、受教權等一些社會上、文化上和經濟上的相關權利。
  人權主要有兩方面的含義:第一,人權是無條件的,無論於個人的生活處境和情況,也就是所謂的「天賦」;第二,因為這種無條件的「天賦」,每個人都應該受到合乎人權的對待。人權的普及性和道義性,是它的兩種基本特徵。

法國的《人民與公民權利宣言》(Declaration of the Rights of Man and of the Citizen)1789年

人權的內容

  • 生命權

  生命權是最基本,最重要的人權,如果無法充分保障人的生命權,那麼一切其它權利都是空中樓閣。無端剝奪人的生命,或者肆意對人施加恐嚇、虐待和折磨,就是用一種非人的方式待人,因而是對「自然法」的公然違反。任由這種情況發生,不僅是個人權利無從談起,甚至整個人類社會都將分崩離析。所以一般各國的刑法都將侵害他人生命權的罪行量刑最重。「生命權是一個人之所以被當作人類伙伴所必須享有的權利。」

  • 自由權

  如果一個人不能自主的支配他的身心,那麼他的生命將是枯涸的,甚至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人。自由,是人權的靈魂。因此,人身自由,通信自由,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宗教自由等都是個人的基本權利。如果沒有充分的自由權,生命權也將失去光彩。

  • 尊嚴權

  尊嚴也是生命權和自由權的合理延伸。如果一個人僅僅是在屈辱中苟延殘喘,那麼他的生命至多是一種無人格的動物形式。作為一種基本的人權,尊嚴的價值早在古代就得到普遍的認同,如陶淵明,不為五斗米折腰等。進入20世紀,尊嚴權在法西斯罪惡行徑的刺痛下,得到了全世界正義力量的高度推崇。尊嚴權主要要求人們在社會交往中誠實守信,互敬互愛,文明禮貌。如果一個人的尊嚴權被否認,就意味者人們可以肆無忌憚的羞辱,欺騙,威脅,騷擾,中傷他,那顯然他就失去了「作為人類伙伴」的資格,這無疑是和「天賦」人權所不容的。

  • 獲助權

  獲助權常常和「人道主義」聯繫在一起,出現於天災,人禍之後。由於種種不可預知的災禍,人的生命權往往無時不刻受到威脅。在危難關頭得到伙伴的幫助,是生命權的必要保障。在現代社會中,突發性的災難有時會造成很大的危害,這種時候個體的獲助權就需要一個強大的組織,一般是政府,的傾力幫助,這是政府一項重要的公共服務職能。

  • 公正權

  人權的普適性必然的要求每一個人都受到公平合理的對待,但現實生活中,經濟實力,政治權力,種族國籍等,都會不同程度將人划到不同的等級,那麼人權就變成的有限的,有條件的,甚至退化成一種特權階級的奢侈品了。而公正權正是為了將人權平等的擴展到每一個人身上。「所有的社會價值——自由和機會,收入和財富,自尊的基礎——都應該平等的分配,除非對其中一種價值或者所有價值的某種不平等分配能夠更好的符合每一個人的利益。」公正權不僅是人權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它也是人權中其它部分的必要條件。

  • 發展權

  「發展權」最早是1970年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委員卡巴‧穆巴耶在一篇題為《作為一項人權的發展權》的演講中被提出,並立即受到了廣大發展中國家的強烈支持。1979年,第三十四屆聯合國大會在第34/46號決議中確認,發展權是一項人權,平等發展的機會是各個國家的天賦權利,也是個人的天賦權利。1986年,聯合國大會第41/128號決議通過了《發展權利宣言》,對發展權的主體、內涵、地位、保護方式和實現途徑等基本內容作了全面的闡釋。1993年的《維也納宣言和行動綱領》再次重申發展權是一項不可剝奪的人權,從而使發展權的概念更加全面、系統。發展權在堅持個人良好發展的同時,也強調了「集體人權」這一新生概念,也就是要求各國,各民族都能平等、自由、友好的交流合作,均等的享受發展機會。發展權強烈的反映了發展中國家對發達國際制定的國際秩序的不滿以及對國際公平正義的訴求,甚至透出相當的共產主義色彩,也就很自然的成為當今國際社會在人權方面的交鋒重點。

  • 民族自決權

  追根溯源,民族自決權其實源於資產階級革命時期的天賦人權說和人民主權說。1776年的美國《獨立宣言》和1789年的法國《人權與公民權宣言》是反映這些思想的最具代表性的歷史文獻。馬克思、恩格斯也十分贊成民族自決原則。二戰之後,民族自決權在《聯合國憲章》、《關於人民與民族的自決權的決議》、《給予殖民地國家和人民獨立宣言》、《國際法原則宣言》、《關於自然資源永久主權的宣言》、《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等一系列國際文件中多次得到確認和重申,並作為一項重要的集體人權獲得了廣泛的認可和接受。民族自決權風靡一時是與資產階級革命,以及二戰以後大批受壓迫的民族和國家獨立自主是密不可分的。然而在國際形勢大大改變的現在,民族自決權更加強調的是本民族國家自主選擇自己的發展道路和生活模式,而不受外部干涉的一項集體人權。對於民族自決權是一種重要人權國際社會普遍沒有異議,但對於民族自決權的限度,民族自決權與最低人權標準的之間的矛盾等,國際社會的鬥爭相當激烈。民族自決權被普遍用於發展中國家反對已開發國家「干涉」的重要理論依據。